去年冬天,我每天坐公车去滨江上班。回程时先过钱江大桥,顺着虎跑路,再沿着西湖边的南山路回到吴山广场。那时,无论寒风刺骨,亦或是雨雪漫天,我都会把车窗打开一条缝。因为我知道,当车行驶到某一段山路时,我就能闻到从窗外的黑暗中随风而来的阵阵清冽的梅花香,直抵心胸,所有的烦闷抑郁全都烟消云散。


你要去相信,没有到不了的明天

评论
热度(4)
 

© 優鉢羅 | Powered by LOFTER